可不可以不上班?

我並不是在抱怨我的工作,也不是耍任性不去上班。有句成語叫“安居樂業”,我現在就很·不·安!叫我如何去上班!?

我是個白領,工作内容不外是對著電腦,上上網,回回電郵,但有誰會想到如今這份工作已經成了“高風險職業”!每一個工作天我都感到很壓力,因爲我得冒著生命危險,提心吊膽去上班!

在這5年多來,我每天早上都走同一條路去上班。那是從巴士站走到公司的短短不到1公里,約10分鐘++路程。多年以來,這條路雖然曾傳出不少搶包包的案件,但我…… ,一直到近幾個月來,出現了一個露体狂……

我知道我不能總是抱著僥幸的心態,畢竟這個國家的治安已經糟糕得不能再糟糕。這5年我可以平平安安度過,或許只是幸運吧,但幸運有quota,縂有一天我的幸運一定會用完的。現在我甚至可以說,我好像隨時都會和這個世界say bye bye。俗語說,“逢九必有大劫”,是啊,這劫已經出現了呢!能不能活到30嵗?說實話我沒有把握。要是我出了什麽事,這篇文章就是我的絕筆。

話説,這個露体狂應該是前幾個月在出現在那條街上,因爲在這之前沒見過他。由於我們都在同一條街上班,我曾經見過他好幾次,甚至四目相視。想到他那心懷不軌的打量、暗藏詭計的眼神,我總會不寒而慄,仿佛豺狼在注視著他的獵物……

這露体狂是一位华裔男子,年龄介于25-35岁,体型中等(略胖),短发,常穿单色的T-shirt配宽松长裤。我曾經見過他和其他人交談,看起來和常人無異。但是他的確是個如假包換的變態。

第一次看他露体,是他在小丁丁從褲襠処探出頭的情況下若無其事地迎面向我走來,但我趕著上班,根本沒多看一眼;第二次看他露体,是他站在一旁撫摸他的小丁丁,我同樣趕著上班,直接無視他。

大約兩個星期前,我才恍然大悟我被他盯上了。他就正巧走在我前面,然後回頭看我一眼,順勢過馬路,但我直覺知道危險了,並沒有尾隨他一起過,而等了一會兒再過。通常一般人過了馬路就是往前走的嘛,但他不一樣,他過了馬路后,三不五時回頭望我,我就知道我的直覺又准了,這人真的超有問題。我不想上班遲到啊,唯有硬著頭皮過馬路,盡量朝向比較多人的左邊走廊走去。那人原本是在右邊的,見我在左邊,就朝左邊走來,然後我就走向右邊,他也跟著我走向右邊,接著我又走向左邊……幸虧那次我平安到達公司。總而言之我就是那麽明顯地被盯上了。

這個星期五(10月24日),很不幸地,我又再次遇到了他。我十分懷疑他已經開始跟蹤我,因爲這次他是從後面走來…… 又是和上次同樣的情況,但我沒有上次那麽幸運了。在即將到達公司不到20步的範圍内,他當著我的面露出了小丁丁,我快步走向公司,慶幸他沒有追過來。

那時候他離我真的很近很近啊!我完全是“從容就義”任由他想幹嗎就幹嗎,算了,反正我逃不掉的,畢竟我只是個弱女子,他是個大男人,若他有什麽更進一步的意圖,我真的只有死路一條。結果,他只給我看小丁丁……那瞬間我不知如何是好,但有股想笑的衝動是怎麽囘事?前兩個星期發現被他盯上,我曾經想過帶把大剪刀或斧頭或刀子防身的,一旦情況不妙,我可以把小丁丁切掉。可是他的小丁丁原來那麽短小,要瞄準有點難度……(之前曾見過一個騎摩托的露体狂,尺寸也令人失望)。唉,那麽袖珍的丁丁,露出來也不怕人見笑。我記得那時候我反射性的說了“做什麽哦?”,剩下還沒說出口的句子是“那麽小條……”

如果他只是要向我展示他的小丁丁,這……沒什麽啊,我可以委屈自己,勉爲其難地看一下,反正常常不小心看到那些R18的圖。之前我針對這件事專門去找了新聞,原來之前發生過露体狂付錢給受害者要求她們看丁丁的。唉,這种露体狂還算有“良心”,爲什麽我就是沒遇上這種派錢的呢?

好了,別説傻話了。說真的,如果只是展示小丁丁我可不怕,萬一他得寸進尺呢?他現在幾乎掌握到我會何時出現,在哪裏出現,甚至在哪裏上班……我的人身安全備受威脅啊!你說報警嗎?他做這事都是趁四下無人才敢做,也就是說目擊者就只有我(當天是有一個安娣剛從車裏走出,我不確定她有沒有看到)。二來,他並沒有直接對我造成身體上的傷害。你說警方會受理嗎?要是我爲了自衛而先下手為強,攻擊了他,警方或許還會反過來說我對他造成傷害呢!

我現在真的很煩惱,很不安。每天的必經之路變得危機四伏。這次他已經開始跟蹤我了,下次他該不會直接就在巴士站等我?想到我都怕。

你說帶雨傘、防狼器、胡椒噴霧防身吧?哼,有用嗎?萬一我攻擊了他,激怒了他,後果不堪設想。
拍下照片或錄影儅證據?別傻了,要是你遇到的話你就拍給我看啊!
繞路走吧,不要走同一條路。這個是我覺得比較可取的方法。萬一他真的在巴士站等我,我也一樣完蛋。在別的站下車吧,要走遠一倍的路,而且路上的行人更加少,一旦有壞人出現,更加沒地方可逃。
搭同事的順風車吧!我也有想過,但是時間上很難配合。
盡量走去人多的地方。殘念,那條路通常只有我這個搭巴士上下班的可憐蟲在走。雖然在那個時間點已經有店開門營業,但大多數都是大門關上,靜悄悄的……

雖然我把露体狂的事寫上FB后得到了不少關心和建議,但這些建議都用不上啊。唯有自求多福而已。我已決定去學習自衛朮,希望不會太遲。

啊,對了,還有一個方法,那就是辭職。要是那個露体狂把我逼得毫無退路了,這將會是我最後跳下的懸崖。

發表留言

Secret

ALL RSS ♥x♥ KEY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