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件事一直很在意……

說起來,其實也不是什麽大事,可是這件事的確在巴士上掀起了軒然大波……

話説在11月的某一天(沒錯,這件事已經發生了一段日子,我懶惰寫拖到現在),放工后如往常般乘搭巴士回家。一般上太多人的巴士我都不會選擇乘搭,但是這天實在等太久了,不想再等了,所以就上了這趟巴士。因爲巴士上原本就站了很多人,我上巴士后就只能站在靠近后門的位置。當時我就意識到巴士後座發生了一些騷動,好像有個深井冰鬧事(?)

我的直覺總是不須質疑,准得連自己都怕。明知道不妥,誰還要往後走?然而乘搭巴士的人都知道,一旦有很多人上車,售票員都會叫你 masuk, masuk,也不管你死活。人群就這樣往後擠來,我沒辦法,惟有順勢硬著頭皮往後走,然後最後面那排竟然有位子,我就自然坐了下去咯,殊不知那個膚色黝黑,看來是個印裔的深井冰就坐在我前面的座位,怪不得那邊沒有人敢坐啦!

坐了下去就不能站起來了啦,因爲走道上已經站滿了兩排的人,那裏根本沒有空隙可以讓任何人轉身了。那麽我也唯有“既來之則安之”咯,畢竟那深井冰也不是真正的瘋子,至少看來比露体狂正常、無害得多,再加上他旁邊也坐著一個馬來大叔(這人和我一樣,看到有位就坐下來),看樣子不會亂來。而我右邊就坐著一個熟睡的青年,看他睡得香甜,我覺得應該……沒什麽好怕吧?平靜了一陣子,深井冰開始找東西了,一直彎身往地面上摸索。接著還轉身非常粗魯地用手掌拍打我身旁那位熟睡青年的臉,甚至左推右推,想把他弄醒。老實說,剛開始他的舉動真的有嚇到我一下,接著我卻不得不佩服那位熟睡青年,他也太貪睡了吧?弄了那麽久也弄不醒……好不容易把他弄醒后,這兩人開始交談。一個黑皮膚一個白皮膚,竟然可以用同一語言交談(不屬於本地語言的外語),但他們看來分明一個像bangla,一個像緬甸人……

深井冰好像在找他那個舊手機的蓋子,就是放電池那個位置的蓋子,但一直都找不到,然後他就突然看著我,也不知道干嘛,我不想和他對望,看向窗外……不久,他開始“騷擾”我們,用我們都聼不懂的語言對我們説話,時而喃喃自語。剛開始,馬來大叔還算和藹,用馬來語對他說,你後面那位是華人,不會聼你的語言,不如讓她和你換位,你和你的bangla朋友一起坐……深井冰當然聼不懂,而且我也不想讓他坐我後面好嗎?

深井冰也許以爲馬來大叔要和他聊天吧?他開始對著馬來大叔説話,馬來大叔感到不耐煩了,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他閉嘴,diam diam。但是深井冰好像get不到似的,還在那邊説話,連我身邊的青年都感受到馬來大叔的怒氣阻止他説話了。

然而,深井冰就是深井冰,他怎麽會乖乖聽話呢?結果把馬來大叔氣得失去理智,一手扯他頭髮一手把安全帽抵在他的下巴,威脅他收聲。眼見情況不妙他才終于閉嘴。

眼看巴士進入住宅區,我也快到家了,原以爲事情就這樣落幕了,萬萬沒想到高潮才正要開始。離我家只剩最後的3-4個站,兇巴巴的印裔售票員下車了,巴士上的乘客也所剩無幾,那個深井冰也不知哪來的勇氣,又再次發出了聲音。説時遲那時快,怒氣衝衝的馬來大叔竟然站起來把頭盔用力揮向深井冰的頭部,力道之大竟然把深井冰頭上的一滴汗濺到我手臂來。原本那個青年還想出手阻止馬來大叔的,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。嚇死我了,事情就發生在我眼前而已!我還擔心深井冰會頭破血流,倒在座位上,不幸中的大幸是,擊中深井冰的不是頭盔最硬的地方,而是較軟的護目鏡部分。馬來大叔逞兇后不理深井冰捂著頭發出一陣陣呻吟聲,下車之前還挑釁他快點來和他打一架,說他死bangla,這裡是馬囯云云(這裡省略了一些粗口)。雖然他自以爲很威風,但這種打人的野蠻行徑和沒文化的流氓又有什麽分別呢?還敢自稱是馬國人,我對此感到丟臉。人家都已經是深井冰了,就算打了他,他也不會變正常人啊?

沒多久我就下車了,下一個站才是最終站,我不知道那位深井冰和青年最後怎樣了。深井冰有沒有死掉呢?當時那位巴士司機是個非常熱心的男士,我親眼看過他在半路上停下來關心一位受傷的摩托騎士,可惜這件事發生在離他最遠的地方,他應該不知情吧?要是他知情的話,他一定會阻止的,不,就算知道也來不及阻止了,但我相信他最後一定會帶他去治療吧?那深井病現在應該還活得好好的吧?

因爲在這之後我看到了一個和他很像的人。

不久前的星期六,我乘搭巴士回家。原本我對前座的人毫不感興趣,直到我看到他開始找東西,我才發現“咦?會不會是他?”。這個皮膚黝黑的男人明明正在滑智能手機的,卻不知何時開始掏出一台舊手機,並開始找蓋子……各種似曾相識感。這個人看來很正常啊,不管是衣著、髮型、談吐等等都顯示他是100%的正常人。不久,他身邊的位置坐了一個馬來少年,他就示意對方他不見了這個手機蓋子要求幫忙找(巴士很吵,沒能聼清楚他說的語言)。該馬來少年也挺合作的,但兩人找了很久都沒能找到。進入住宅區不久,他就按鈴下車了,下車之前還意猶未盡似的一直左看右看,想找出那蓋子……

寫到這裡,你們知道我在意什麽嗎?

1。是不是有一種病是叫“找東西”病?
2。他和他是不是同一人?雖然各種相似,但感覺和氣質完全不同,下車的站也不同。
3。爲什麽已經有一台智能手機了還要拼命找舊手機的蓋子呢?有什麽特別意義嗎?

好了,寫完。我不想再去想這件事了啦!

發表留言

Secret

ALL RSS ♥x♥ KEY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