噢列帕拉 二零一四 觀后感 [嘛就是一堆不吐不快的廢話]

tumblr_nkwrq89QZZ1ts6kj0o8_500.jpg

[純屬個人看法,寫爽的,想到什麽寫什麽,沒有條理,沒有考據,不要管我寫什麽。]
噢列帕拉是一個有固定班底的聲優歌手拼盤演唱會(?)。自二零零八年開始的每年一場,到二零一二年開始加場,分別在神戶、東京各舉辦兩場,共四場的演唱會。此活動的創始人/發起人是米漿,其他成員有瘦醬、鈴鈴和歐諾。

二零零八年春天,米漿和鈴鈴的“甜蜜”雙人組與瘦醬和國王擔任主唱的“杏”樂團在一場名為“V舞臺”的演唱會合作了。實際上這活動是從廣播節目衍生,兩組參與者都是以節目主持人的名義參與。我這麽說可能會有人不明白,廣播節目主持人和唱歌怎麽會扯上關係呢?其實,本國也有過節目主持人組合出唱片的例子哦,只是在日本比較普遍而已。在日本,聲優有著多重身份,他們可以同時兼任節目主持人和歌手以及更多身份。通常,儅他們的廣播節目穩定發展並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后,他們就會以組合的名義出唱片來撈錢。“V舞臺”就是給這種非主流性質的“業餘歌手”表演的舞臺。

雖然如此,有看過“V舞臺”的人大概就會發現,“甜蜜”雙人組和“杏”樂團之間的歌唱實力有著非常明顯的差距,因爲“杏”樂團本身就是個專業的樂團,反觀另一組就…………。幸虧那時候是“甜蜜”雙人組先唱,否則觀衆大概會提早離場。不過我也真佩服現場觀衆的體育精神,竟然可以熬過那漫長的幾十分鈡,我是在綫看的,還不能打掉,折磨死我的耳朵了。說“甜蜜”雙人組唱歌好聽的朋友們,是不是沒聼過別人唱歌啊?還是他們對“好聽”的標準很低?老實說,難聽得我都快翻白眼了(嘆氣)。(注:“甜蜜”雙人組的廣播節目至今還在繼續,他們倆也在另一邊以別的組合名字繼續做歌唱演出。如果說他們兩人情比金堅的話,我更敬佩喜歡聼他們唱歌的粉絲,肯定是真愛。)[抱歉,我承認我沒能聼完他們所有的歌曲,或許我剛好聽到不好聼的歌。若有人想替他們平反,請推薦他們倆現場唱得好聽的歌,我願意洗耳恭聽]

我之所以會提到這場演唱會,那是因爲這可能就是噢列帕拉的雛型,畢竟噢列帕拉的四人幫,這裡已經有了三位。當然,米漿當初先邀請誰加入,而誰又是最後加入的,早已無從考究。

總而言之,在同一年的秋冬,噢列帕拉拉開了序幕。我敢說當年他們一定沒想到,噢列帕拉之後竟然可以連續舉辦多年,今年即將迎來第八屆!

所以,從這裡我可以先回答以下的兩個問題:

- 爲什麽從二零零八到二零一三,連續六年的噢列帕拉我都不寫,唯獨寫二零一四年的呢?

答: 那是因爲我最喜歡這一年的三人組。

- 爲什麽我會喜歡這一年的三人組呢?

答: 那是因爲沒有米漿。

是的,我就是不喜歡米漿唱歌。可能有人會說“不能和專業歌手比啊,人家可是聲優”,sorry,no excuse,難道歐諾和鈴鈴不是聲優?我不會因爲對方是聲優而把好聽的標準降低。有些聲優唱功好,值得讚賞;有些聲優唱功普通,無可厚非,但是唱歌難聽還出來唱就太不應該了。[再次抱歉,我承認我沒能聼完他所有的歌曲,或許我剛好聽到不好聼的歌。若有人想替他平反,請推薦他現場唱得好聽的歌,我願意洗耳恭聽]

[認識我的人都知道,我爲人善良又有包容心,所以我必須再次強調,我尊敬任何人,也從來不輕易批評一個人唱歌難聽。如果一個人曾經唱過十首歌,當中有五首難聽、有五首好聽。對於難聽的歌曲,我只會認爲他是選錯歌,並不會因此批評那個人唱歌難聽,畢竟他還有五首好聽的歌;若是唱了十首歌只有一兩首好聽,那麽就不是選歌的問題了吧?]

我絕不討厭米漿,畢竟他是個很可愛的大叔,再加上他發起噢列帕拉,給大家多一個展現才華的舞臺(後來瘦醬已經變成是來展示逗比本色的),我感謝他都來不及了,只要他不唱歌,我們還可以是朋友。真的。他一開口唱歌我的腦海只會浮現一個人——技安。當然我知道他很努力、很用心,也已經盡了力想唱好,但是……不好意思,還是難聽(爲了不要妄下定論,我找回了歷年的噢列帕拉來重溫,也找了他的幾首CD版本的歌曲來聼。真的非常抱歉,我的耳朵總會自動排斥米漿的歌聲,也許實在太非凡了,我這個一般人的耳朵接受不到)。

從二零零八年直到二零一三年,雖然我不是每一年每一場都有機會看到(網上有人發佈資源我才能看),但大部分我都有看啦。雖然從一開始,我們就看到瘦醬在舞臺上大放異彩,但我還是沒有忘記我的大學老師曾說過的話。那時候,我剛上大學念中文係。我是國中生,身邊大部分都是獨中生,他們對中國文學、中國歷史簡直就是了如指掌,而我看著一堆熟悉的中文字,感到茫然失措,各種無助+自卑+挫敗感接踵而來,直到某位老師說了這一番話。他說,一開始自然會有些同學比較好,有些同學比較差,但是時間久了,大家互相交流、互相學習,在這個過程中取長補短,比較差的同學會慢慢追上來,大家的水平就會變得較平均。

我覺得噢列帕拉也是這樣。瘦醬從一開始就是以佳績過關的高材生(現在看囘去,那年並不是他表現最好的一次,只是比其他成員好一點而已),所以另外幾位成員自然會把他當成假想敵,想著“他的表現那麽好,但我也不能認輸”,就這樣一路追上來。於是,我就想到了一句俗語“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”。眼看歐諾和鈴鈴在五年間的表現越來越進步,自己卻怎麽都追不上,米漿最後選擇在第六年(二零一三年)退出。

我想起那年的最後一場,米漿和瘦醬合唱后哭成淚人,而那個臭人瘦醬不僅一滴淚都沒流,把米漿送囘樂屋后,馬上就飛奔到後臺開開心心地跳“三吻舞”,不痛不癢的,哈哈(其實瘦醬也是有哭啦,只是沒有在人前哭,他爲人傲驕,但絕不是薄情的人)。反觀歐諾哭得最淒慘……總之,米漿“畢業”的那一年,確實亂煽情了一把,一直都是淚眼汪汪的。對於這位非常疼愛後輩的大前輩,不捨之情當然有,我有時也會想念他和後輩們在一起的美好日子,但我更感謝他願意放手。我堅信沒有他的噢列帕拉,一定會更好。

米漿離開后,我們才有幸看到了二零一四年三人組的噢列帕拉。這年的最大的亮點就是他們三人會在前三場合唱一首“彩虹曲”(彩虹曲就是每人選出一首自己曾唱過、歌詞有“彩虹”的歌曲,與其他兩位成員合唱)。三人平時不曾合唱過,卻完全沒有違和感。三人不同的風格、不同的唱法,融合在同一首歌裡,竟出奇地和諧、出奇地好聼。他們三人的合唱更是棒呆了!簡直可以組個類似S.H.E的組合了好嗎?(夜店牛郎+中年不良+文藝青年)。

來到最後一場,他們和新成員鉄拉希合唱了噢列帕拉的新主題曲“團結旗幟”。這首歌簡直要人命!到底是誰寫的曲子啊???這首歌的節奏明快激昂,拍子緊湊得幾乎沒有喘息空間,要是合唱的部分沒有配合好,分分鐘會斷氣。不過這也就更加能彰顯四人的“一體感”以及默契,關鍵還要四人的歌唱水平相當才能駕馭得來,哪怕只要其中一人出錯,就“坏了一鍋粥”。換句話說,這首歌要唱得好,不能單靠一兩人,四人得要同步進化。這個時候,我不得不慶幸米漿的離開,迎來鉄拉希的加入。因爲以米漿的歌唱力,這首歌他唱不了,而鉄拉稀就沒問題。

順便我想吐槽一下,這首歌裡太多wow wow了,唱出來好像狗吠。到底那句歌詞是誰寫的啊?站出來我絕不會打你(只是會踢幾腳)。又再吐嘈多一下,爲什麽final的歌詞和原本四人寫的歌詞有差?仿佛當天寫在白板上的是另一首歌似的。是不是因爲臨場寫的不夠好,之後再重新寫過?……所以,到底是誰寫的wow wow……?

e32e9da6gw1evfgt2afrdj20m80cggp4.jpg
(白板上四人的歌詞草稿,誰都沒有寫wow wow。嫌疑最大的那位反而寫最少。)

嗯,插一個題外話。米漿離開之際,曾經說過他從噢列帕拉“畢業”后,將會另組新團“噢雞帕拉”(直譯就是“大叔的天堂”)。對他而言,噢列帕拉就好像一所學校,一定會有人畢業,也一定會加入新生。換句話說,噢雞帕拉就是大叔的學校咯?嘛,他要組什麽都好,其實不関我的事,但他提到了瘦醬。噢雞帕拉成事的話,以年齡來説瘦醬會先過去?什麽啦?就算是開玩笑也不行,我會很在意!(如果是拉鈴鈴或歐諾也一樣不行!噢列帕拉一個都不能少)人家在噢列帕拉待得好好的,你要組噢雞帕拉請找別的噢雞桑,找那些超過45嵗的,組個全新的團。要是只想從噢列帕拉里拉人過去根本沒意思,而且還會讓那些後輩們難堪(過幾年噢雞帕拉不就變成元·噢列帕拉,噢列帕拉則變成鉄拉希領軍?當然這一切還言之過早)。總之不管他組什麽都好,我還要再強調一次,只要他不唱歌,我們還可以是朋友。最近看他的推,他好像要開個人演唱會了,那,先祝福他賣得出票……(毒舌)[我八卦搜了一下他舉行演唱會的場地,還好是個規模小的場地,只能容納400多人,票應該能賣完……吧?]。我衷心地建議他,喜歡唱歌請去K房,不要糟蹋了live band(認真臉)。[若我的言論有冒犯到喜歡米漿的朋友,我在這裡先致歉。可能米漿唱歌真的很好聽,只是多年來噢列帕拉現場的收音或選歌有問題,導致我聽到的都是難聽的歌曲,可能他在其他場合曾經唱過很好聽的歌,只是我不知道。如果有的話,請別吝嗇,推薦給我聼,以便讓我對他的歌唱力改觀,感激不盡。]

說了那麽多米漿,也該說說其他噢列帕拉其他成員了。

歐諾

二零零八第一屆那個害羞的男孩子,如今已經是大人了(我指的是樣子,而不是心智)。第一屆他二十九嵗,來到第七屆,他已經三十六嵗了。不過呢,無論如何裝大人,大部分時間都只是個大男(dou)孩(bi)(或許他只是大智若愚吧?他和某位外表精明能幹實際上是個迷糊蛋的傢伙可以互補)。

米漿畢業后,隊長的棒子傳到了歐諾手裡。他確實很有隊長的樣子/感覺啦。但,我不希望他只有樣子/感覺像,更加不希望他只說幾句激勵的話就算數,要成爲“真正”的隊長,他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。我們先不要看演出當天的他,看看噢列帕拉的現場生放節目以及噢列帕拉成員的會議,主持大局的人是誰?請不要因爲他挂了個隊長的頭銜就把他捧上天,然後自我感覺良好,抱歉,他還差得遠呢!

他儅隊長,我原本的感覺是neutral。這是他們自家人做的決定,我只是個普通的觀衆而已,他們開心就好。之後我爲什麽會不爽呢?那是因爲整個團隊包括歐諾自己太過強調隊長這個詞,導致我覺得厭煩,甚至反感。換作是其他人儅隊長,我也不想別人一直不斷地提。這樣和虛張聲勢沒什麽兩樣。有時候還會認爲他們選他做隊長是不是在作弄他啊?是不是和他開玩笑啊?別誤會,我不是不喜歡歐諾,如果有看我之前的文章,我當年之所以會注意到噢列帕拉,然後對瘦醬愛火重燃就是托歐諾的福(那時候我還碼了歐諾)。或許二零一四年的時候,他還是個新手隊長,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,那麽,我就寄望今年他可以讓我看到一個名副其實又稱職的隊長。(嗯,我對歐諾是不是要求太高了呢?畢竟他的前面擺著兩個很寵他的大前輩、神輔佐,他就算什麽都不做,他們也會很自然而然地將工作扛起來。)

現在把視線轉到舞臺上的他。他真的越來越像香港黎天王了,不管是氣質還是歌路、台風上。這句話不是開玩笑,不是黑,純屬比喻手法。當然,所有的粉絲都不喜歡別人把自己的偶像拿來和別人比較,或者說他像誰,因爲在粉絲眼中,自己的偶像都是獨一無二的。我說他像黎天王,這是比喻也是一種讚美。把黎天王的負面報道撇一邊,人家“假假地”也是四大天王之一啊。雖然以那時候的標準來看,英俊的他被歸類為偶像派,然而他的歌藝並不差,他的情歌唱得深情款款,舞曲也是唱得街知巷聞、紅極一時,至今聼來還是非常經典。而我每次看舞臺上的歐諾,常會不經意地看到黎天王的影子。以現場的表現來看,歐諾的歌唱表現並不差,甚至比想象中更穩,但是不是還能突破?天曉得;他的舞蹈表現也並不差,但是不是還可以更好更自然?天曉得。個人覺得他的進步空間並不大。一來,他的事業重心是在聲優(或劇團演員)這一塊,最大的成就也是在這方面,歌唱只是sub,感覺上他在歌唱方面的野心不大。二來,他所走的歌路是“最安全”也是最能討好大衆粉絲的,他只要造型帥帥的,然後穩穩妥妥地把歌唱好就行了。我覺得他的聲音更挺適合唱搖滾,或許以後可以嘗試一下,殺傷力絕對無可限量。(然後那個唱搖滾的,其實唱舞曲也很在行,可以互相交換一下)

現在又再説囘後臺的事(不好意思,後臺的事也很重要,一定要提),我知道瘦醬和鈴鈴都很疼後輩、很寵後輩,但一直對歐諾各種讚美奉承,實在是……連我都看不下去了。我的意思並不是說歐諾不好,鈴鈴一向都是好好先生(大概),所以從鈴鈴口中說出來還好,只是瘦醬這人太虛僞了,虛僞到仿佛是另一個人似的。衆所周知,他平時是出了名的吐嘈役,爲人又傲驕,是不會輕易去稱讚別人的。越是熟絡的人他越是愛吐嘈(那個和歐諾同名的傢伙就是和他太好,每次都被他吐嘈得體無完膚),所以這裡也證明了,瘦醬和歐諾的交情雖好,但也只限于可以跳他的舞而已,還沒有好到可以吐嘈的地步(敢吐嘈他?娘娘一掌劈死你。[瘦醬也不弱的好嗎?人家可是混過黑道的《--並沒有]),多年來依舊相敬如賓,所以如此客套。我真的很想聼聼瘦醬吐嘈歐諾啦!

鈴鈴

對於鈴鈴,我一直想問,他唱歌可不可以不要那麽“顏藝”呢?也許他不是故意的,但是他一邊唱一邊“咧牙呲嘴”的猙獰模樣確實影響了我欣賞他唱歌的興致。

嘛,不看他唱歌的表情就行了吧?不,就算不看,我還是無法好好聽他唱歌,因爲他的咬字特別用力也特別不自然。這些年來,我根本無法在他的歌唱中得到享受,總是聽到一半就把他的部分給打掉了(ごめんね)。

我聼過他唱的角色歌,也看過他給該角色做現場歌唱演出,他不僅沒有顏藝反而還唱得非常自然。爲什麽唱自己的歌反而會遜色許多?我真是摸不着頭腦。大部分的角色歌難度都不高,所以比較容易唱得好,所以換句話說,難道他自己的歌難度高,所以駕馭不了嗎?又或者鈴鈴本身喜歡挑戰不同曲風的歌曲,但眼高手低,反而自曝其短?其實鈴鈴本身的文青氣質更適合唱旋律簡單、音域較窄的民謠或者演歌那類的和風歌曲。

別誤會,我不是在批評鈴鈴歌唱得差,而是那種“恨鐵不成鋼”的心情。他唱歌並不難聽,只是來到舞臺后,從他口中唱出的歌曲變了味。有些人可以在錄音室内可以唱得很好,但現場演出的時候魔法就消失了。我想起我在唱K的時候也常面對這樣的問題。是這樣的,我説話時總是很斯文,肺活量又差,雖然在沖涼房哼唱時總認爲自己唱得不錯,但唱K的時候爲了要努力和音樂抗衡,需要用力去唱,所以唱出來的歌聲都很不自然,也沒有流暢性可言。鈴鈴平時就是個溫文儒雅的君子,説話也是彬彬有禮的,唱Live的時候,也許鈴鈴就是拼了命在和現場樂隊抗衡,所以就……落漆了。

如果這種情況出現在前面幾屆倒還好,都已經來到第七屆了,爲什麽還是這樣?我真的無解。

說起來,印象中鈴鈴也是搞劇團的吧?搞劇團的人應該會先練嗓子,那種丹田發聲之類的基本功,不是嗎?可能日本人不一樣?鈴鈴發聲的位置有時在喉嚨,有時在鼻腔。這些發聲位置對他非常不利。一來,吃力不討好,就算使勁全力去唱,聲音還是無法傳開來,二來,聲音經過某种擠壓和摩擦,會發出一些令人感覺不舒服的噪音,不知他本人發現了嗎?

雖然歐諾的發聲位置也在喉嚨,但他的聲音比鈴鈴淳厚,歌曲的音域也比較平均,所以整體上還是比鈴鈴好。鈴鈴的歌確實比較有難度,不過他是可以唱到的,只是現場演唱略為遜色而已。然而他的情況和歐諾一樣,事業的重心都是在聲優(劇團演員)方面,所以大概沒時間去鑽研更適合他的唱法吧?

雖然鈴鈴確實沒有把歌唱好,但是他的觀衆緣依然好,觀衆還是表現得很享受的樣子。嘛,現場的觀衆都是“好人”,不管你唱得好或不好,他們都照單全收。

嘉賓篇:

二零一四年的嘉賓人選實在是有驚喜得來又獨具慧眼,我個人非常滿意。

· “熒幕”雙人組

這一組我對他們是最陌生的。完全不知道他們是誰,大概一位是聲優另一位是專業吉他手吧?據説他們當時成軍大約一年。他們很有兄弟臉,其實,他們到底是不是親兄弟啊?

雖然他們並不是什麽帥哥組合,但是主唱的聲音實在是美聲,高亢而清亮;唱的歌,首首動聽,真的是一把得天獨厚的好嗓子。

我發現這種主唱+樂手的雙人組合在日本好像很“流行”?不過我覺得這種組合有點“不倫不類”(非貶義,我只是想不到適合的成語而已),既不是雙人合唱組合又不屬於樂團,該如何歸類?(說起來,那個歌手+畫家的組合更難歸類好嗎……)或許,我不該糾結在歸類,畢竟音樂本來就有著無限可能性的組合。

·羽毛

我對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聲優,和鉄拉希感情特別好的那位。我知道他的聲音演技可以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,但對於歌藝就抱持著懷疑的態度。雖然之前曾聼過他唱角色歌,但表現平平,而他本身專輯的歌我就沒聼過。

這一次,他的表現好到令我跌破眼鏡,何止亮眼,簡直驚艷。一曲“I am a voice actor”,將他的聲音演技發揮得淋漓盡致。他以後的歌唱表現值得期待。

·鉄拉希

此人是噢列帕拉的常客。他這次已經是第3次來噢列帕拉做客,所以之後成爲固定班底也是預料中事。

雖然他的樣子看似斯文無害,但我覺得他年少氣盛,衝勁十足,不會是省油的燈。只可惜他的歌唱力還是略顯青澀,有時會不穩,要是可以再進步一些就更完美了(其實他的唱功比很多聲優業余歌手都好,只是我對他要求高)。

他和歐諾、鈴鈴一樣,都用喉嚨發聲。對於他唱歌的聲綫,我總是找不到他的本音。我覺得他用稍高的聲綫來唱很吃力,其實我喜歡他將聲音壓低來唱,聲音增加了厚度,他唱歌時更輕鬆更自然,也發揮得更好,不知道他發現了嗎?我個人認爲,比起那些輕鬆愉快的歌曲,他好像比較適合唱一些可以展現男子氣慨的搖滾歌曲。不過,節奏強勁的搖滾不適合他,若是比較慢節拍的抒情搖滾,相信他一定能表現得很好。

好啦,我就寫到這裡咯……什麽?你說少寫一個人?咦,我還以爲沒人發現呢!

這個人人氣低、身材矮胖、其貌不揚、聲音不好聽、歌藝不特出,但我竟然還覺得他又帥又可愛!這他媽的不就代表我已經失去了理智咯。一個失去理智的人,要如何去評價一個令她失去理智的人呢?

俗語說,“情人眼裡出西施”,現在又有另一種迷妹表現叫“愛到深處自然黑”。我可以花痴到自己都覺得煩,也可以吐嘈到他的粉絲來圍剿我。所以,我還是什麽都不說好了。

snapshot20151018144313.jpg
(2008年的他)

snapshot20151018150044.jpg
(2014年的他)

縱使物換星移,他依然不是耀眼的巨星。在我心目中,他是月亮,充滿魔性的月亮。 月亮從來就不搶眼,也從來不會奪走別人的光彩,所以星星們才得以安心地在它身旁閃爍。

solar-eclipse.jpg
但是,在某些時候,它竟然可以把太陽的光完全遮蓋住。

自從我被他迷倒(?)后,我的世界就仿如處在日全食的狀態。他蒙蔽了我的雙眼,我的理智,讓我心甘情願地在他所帶來的黑暗裡沈淪。<-- 並沒有,瘦醬根本超開朗超可愛超軟萌,大天使

對於我對他的執迷不悟,連我都感到不可思議。

對了,爲什麽我在前面總是在說他們的發聲位置呢?爲什麽我不是内行人還在那邊亂亂講?難道唱歌不是用喉嚨發聲的咩?我就是覺得有個人的發聲位置和其他人不同,才會去觀察(觀察而已,還沒有深入研究)。這個人呢,他長年鼻塞,喉嚨也早已被他搞殘(如果有聼過他早期的聲音就會明白我在說什麽)。他是個嗓子有缺陷的人,所以我一直很好奇,他到底是怎樣在這種不利的狀態下還能把歌唱好?可能他的發聲位置真的和別人不一樣?又或者他自己的歌都是“度聲打造”的,剛好可以揚長避短吧?

現在我只希望他以後演出不要太好,隨便唱就好(當然他是不可能隨便唱的啦,他總是傾盡全力),否則又會加重我的花癡病。

(所以說不要管我寫什麽)

發表留言

Secret

ALL RSS ♥x♥ KEY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