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謀殺”小小玉行動

要知道小小玉是什麽,先看這裡:[X]

總之它不是人,也不是動物,是寄生在我左腿上的疤痕。
距離上一次寫小小玉的事,不知不覺已經過了6年。如今小小玉已經長大了。

IMG_20151215_191118.jpg

如圖所見,它已經不再是可愛小巧的一條,而是擴散成了畸形。

它給我的“愛的呼喚”也愈發激烈,有時會把我給痛醒。這或許就是“反噬”的前奏吧?

不能再繼續“養”小小玉了,必須把它給除掉。

於是,我找了“殺手”,不,是去看了皮膚科醫生。

原以爲醫生會給它一發,送它上西天。但,醫生並沒有這麽做。相反的,他一臉淡定,不以爲意的說,現在還不能處理。(雖然他什麽都沒做,算我的consultant fee 卻貴得驚人,三位數!)[編按:之後我才發現我冤枉了醫生。醫生只是象徵性收了我20多塊而已,貴的是那塊薄薄的膠布,真是沒想到]

不就是一塊疤痕,一塊沒有生命的死肉嗎?有什麽不能處理的?簡單的說,這個疤痕並不簡單,第一,它是活的,是有生命的。它之所以會長大,會癢會痛,是因爲裏面有血根。當初弄傷后,修補的“單位”開始了修補傷口的工作,但是之後卻沒有接到修補完成的signal,所以至今還在不停地進行修補工作,進而導致小小玉不斷長大。第二,小小玉年代久遠,它已經變得很堅硬了,要也打不進。

不過,也不是毫無辦法的,首先要抑制住它,讓它變小變軟。

IMG_20151215_191249.jpg

就是這樣,用silicone gel pad 粘住它(請無視那條黑綫,畫錯尺寸了)。一粘就要粘 24/7 ,然後兩個星期后再給醫生看看能不能進行下一步。

被一塊大膠布粘住那麽長時間,應該會感到不適吧?完全不會,柔軟透氣的它就像是一層皮膚一樣,溫柔地包裹住小小玉,我沒有任何皮膚被拉扯或被捂住的感覺,老是忘了它的存在。

目前的進展非常緩慢,幾乎看不到任何變化,還是和之前一樣。

一個超過15年的疤痕,粘上一片薄薄的膠布就能在14天内變小變軟?我很懷疑,但也不能操之過急,這事也急不來嘛! 要急的話,十多年前就應該把它幹掉了。

根據網上的資料,確實有的人可以靠這個方法成功解決掉陳年舊疤,不過歷時至少半年。最後一步一定是靠

當然,所謂的解決並不是令疤痕消失不見,只是令它不再長大,淡化它的存在而已。

即使是這樣,也好。

如果一切順利,農曆新年的時候我就可以穿得性感一些(並沒有什麽性感的衣服,腿也很粗)。

發表留言

Secret

ALL RSS ♥x♥ KEY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