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説,你去世了?

[這篇文章其實應該早點寫的,心情一直沒平復,也一直找不到適合的時間,所以就拖到現在。]
8月25日那天,我才剛剛被中國網友告知她要結婚的好消息。怎知道相隔不到一小時,我的手機就響了。一看到是前公司的電話號碼,以往我都會猶豫着要不要接,但那天我心情好,就接了。原來是前同事周小姐打來的。她告訴我,你去世了。

你從前公司離職的時間比我早幾年,所以我們已經有好幾年沒有見面,最近一年來也幾乎沒有聯絡(因爲你總是問我離職了沒?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去撩你聊天了),可是,我還是很難過。我沒有想到我會對你的離世那麽難過,就好像心里有什麽東西崩塌,並使勁拉扯着我的心一起往下墜一樣,好痛。前陣子,我給房間做了個大掃除,翻出你借我的那三套日劇。其實,那三套日劇我只看了一套,另外兩套我實在沒興趣,所以借了好久都沒看。我思忖着該把這三套日劇放在哪裏,後悔爲何我不趁你還沒離職的時候還給你。我房間又小,那三套日劇礙了不少空間的說,可是因爲那不是我的東西,我也不好丟掉啊,萬一有一天,你回來KL了呢?現在可好了,那些我沒能還給你的日劇都成了你留給我的遺物。

話説回來,你那時候離職的原因是你要回怡保照顧母親?但我知道除了這個還有很多其他原因,至於你是不是真的回怡保,我倒是不太確定,因爲潔蒂說她曾經在甲洞見到你。但我之後並沒有向你求證,因爲我知道你不喜歡有人向你發問問題。細想之下,我對你的理解原本就少,你也低調、不喜歡透露私事又不喜歡別人發問,我們之間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朋友,可是,我們曾經很close的說。

7年前的2月10日我第一天上班,而你只比我遲一個星期進入公司,我們倆算是同期的新人。“同期”的魔性是很大的,有點像是“同病相憐”那樣,我沒有什麽朋友,你也沒有什麽朋友,於是我們就成爲了彼此的朋友。之後我們和文麗、秀麗、小茗一起到檳城旅行,幾乎成了“患難之交”。我們一度好到我幾乎要喚你做“乾媽”,但現實總是殘酷的,一旦分開,關係肯定會變淡的。

我被調到另一個部門后,我們就沒了交集,平時偶爾踫到也只是簡單地打個招呼或微笑點頭就算數。你也應該意識到了,我們的關係就是那樣,淡掉了。原以爲我們就那樣從此成爲“點頭之交”,可是沒想到幾年后,你被調來了我所在的部門,我們又能在同一個部門工作了。

我們終于重逢了,但那時候我再也不是你初識的那個無知懵懂的小女生了,我變得更内斂拘謹。即使你我原本就認識,但我們也説不上有多親密。我們就這樣保持着相敬如賓的好同事關係,不過其他同事們顯然察覺到我們之間始終流露着一股溫情,也不知道多少次想從我口中探問你的私事,她們對你這個“新的舊同事”感到非常好奇,最好奇你的婚姻生活,結婚了嗎?離婚了嗎?有沒有孩子?這些我真的不知道。你不想說的事,我從不過問。

就從你的中文名來説好了,到底是“莹”還是“茵”?我常寫成“莹”,其實是“茵”對吧?至於你的年齡,你比屬雞的文麗大,至於大幾嵗我倒是忘了,是屬羊還是猴?我現在真的記不清了。然後你的生日日期,我記得我們曾經替你慶祝過生日,但是我現在真的一點頭緒也沒有。

可是,我記得你借我看《毉龍》,害我迷上小池一陣子。還有《一枝梅》,這部戯真的挺好看,現在李先生和韓小姐還有新劇上演哦,可惜你已經無緣看到了。哦,對了,我從你那兒抄來的《秘密花園》,我最近才剛看完的說。還有那首歌《一輩子的孤單》,你說是你的寫照:



其實你並不孤單的。雖然你的性格讓人捉摸不定,脾氣又説不上好,可是不知道怎麽的大家都喜歡個性率直、正義凜然、敢愛敢恨的你。真的。如果不喜歡你,就不會對你的離去感到難過了。

我不知道像你一個那麽低調的人,第一個知道噩耗的人是在怎樣的情況下得知了你的死訊。幾乎沒人知道你什麽時候去世,得了什麽病、在怎樣的情況下去世,只知道你是在8月25日之前因病去世。她們甚至還來問我知不知情,因爲她們覺得你會告訴我,她們覺得我一定會比她們知道得更多……看來我真是個失敗又不稱職的朋友,到最後,我對你依然一無所知,而你還是什麽都沒有告訴我。

可能你也不知道自己會突然去世吧?所以來不及通知大家。又或者你要保持低調,所以沒有向任何人說,自己靜靜地走了。如果這兩种都不是的話,我覺得你沒有告訴我,就是沒儅我是朋友,不然就是不想讓我知道吧?

好吧,既然你不告訴我,我也不會告訴別人。我連我媽都沒有說。哦,對了,前幾天我在1U看到了一個很像秀麗的人,但她沒認出我,畢竟她離職比你還早幾年,也許記憶中早已經沒有我這個人,算了,我也不想和她打招呼,因爲擔心一旦我們開始寒暄,我就會無意中提起你的事。人家開開心心逛街,幹嗎要提起傷心事呢?而且説好了我不會告訴別人的嘛。

既然我不打算告訴別人,那麽,我是不是也可以假裝你還活着呢?在怡保,或者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,在我看不到的地方。活着。


發表留言

Secret

ALL RSS ♥x♥ KEY TOP